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5)宛行初字第11号
原告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住所地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
经营者胡汉周,男,1969年11月8日生,汉族,住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
委托代理人张占伟,河南青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冕,河南青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南阳市范蠡路1666号。
法定代表人王吉波,任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雷林和、王宇,该单位工作人员。
第三人李祥,男,1942年5月5日生,汉族,住南阳市宛城区茶庵乡贾洼村一组22号。
委托代理人吴庆红,南阳市宛城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海强,男,1970年12月25日生,汉族,住南阳市宛城区茶庵乡贾洼村一组33号。系李祥之子。
原告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诉被告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三人李祥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以下简称养殖场)经营者胡汉周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占伟,被告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委托代理人雷林和,第三人李祥委托代理人吴庆红、李海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4年11月17日作出(2014)宛工伤认字4-0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确认原告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职工李新国于2012年9月17日7时许死亡,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亡)。
原告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诉称:被告的视同工伤认定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李新国并非是在工作时间发病。李新国前一天下班时没有发病,晚饭时也没有发病,晚饭后休息前也没有发病,发病和死亡均是在下班后的夜间,并非工作时间。发现李新国死亡时间为2012年9月17日7时,其虽然住在厂内宿舍,但尚处于休息状态,并不是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死亡。李新国在场内宿舍突发疾病死亡并不等同于在工作岗位死亡。李新国吃住均在场内,但场内宿舍并不等于就是工作岗位,更不能认为一天24小时在场内都是在工作岗位。如果不分清具体情况就一律认定是在工作岗位死亡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根据被告认定的受害过程,也根本不能找出任何李新国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的理由。被告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李新国既不是在工作时间,也不是在工作岗位,因此,被告认定行为没有法律依据。被告认定程序违法。被告应当在60日内作出认定结论,但被告于2013年5月8日收到申请,2014年11月17日才作出认定,显然程序违法。综上,原告认为,被告行政行为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行政程序违法,依法应予撤销,并判决李新国的死亡不属于工伤或不视为工伤(亡)。
原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为:证人张伟、李长春证人证言各一份。
被告辩称: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是正确的。主要理由为: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职工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第十七条第一、二款规定:“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遇有特殊情况,经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l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申请人李海强于2013年5月8日向我局提出李新国的工伤(亡)认定申请,提供工伤认定申请表、李新国的身份证复印件、企业基本信息、李海强的身份证复印件、李祥的身份证复印件、贾洼村民委员会证明、仲裁裁决书、李国亭的证言、李祥的证言、蒲山派出所证明、解剖尸体通知书,符合受理的条件,我局于当日受理。我局受理后向用人单位邮寄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单位没有举证,我局于2013年7月5日到用人单位进行工伤调查,用人单位提供了因劳动争议起诉到法院的收费票据,我局于2013年7月5日中止了工伤认定程序。卧龙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1日裁定,驳回通溪养殖场的起诉,该裁定于2013年8月28日生效。我局在梳理审核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中,认为李新国死亡原因不明以及李海强提出申请不适格,并告知李海强仍需提供有关证据。申请人李海强及委托的援助律师多次到南阳市公安局蒲山分局调取李新国的死亡原因证据,蒲山分局认为,只有工伤认定部门才有权调取证据,2013年10月25日,申请人李海强向我局申请,请求我局到蒲山分局调取证据,我局于2013年11月12日到蒲山分局调取了出警笔录。2014年11月12日,李海强提供了李新国系单身未成家,随哥李祥生活的证明及李祥的委托书。通过对以上证据材料的审核分析,我局确认以下事实:l、李新国,男,1956年3月6日出生,家住宛城区茶庵乡贾洼村,单身一生未娶,无儿女,父母早亡,随哥李祥生活,生前在宛城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从事清扫猪圈等工作,未签订劳动合同,与该用人单位存在实事劳动关系;2、申请人李海强,男,1970年11月25日出生,住南阳市宛城区茶庵乡贾洼村,系李新国的侄子,李新国的哥哥李祥委托李海强申请李新国的工伤认定;3、2012年9月17日7时多,养殖场职工张伟喊李新国刮水,没有应声,就去找老板胡汉周,胡汉周到后推开位于养猪场内的宿舍门,发现李新国在床上躺着,床边有一堆呕吐物,人已死亡;4、通溪养殖场四周有围墙,为防疫情,职工在场内生活起居,李新国一人住,住室紧临猪舍,一般早上六七点钟喂猪,八九点刮水清扫,下午就可以把活干完。2012年9月16日晚21时左右,李新国的房间亮着灯,没多久关灯。我局认为:一是李新国早上6时许起来干活,当天早上7时以后发现人已死亡,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明确规定个人或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单位并没有提供有效证据证明李新国在6时以前休息时死亡;二是用人单位安排李新国在猪场内居住,且宿舍与猪舍紧邻,根本目的是为了工作方便,控制疫情发生,确保疫情安全,李新国按照单位的要求居住和工作是在维护单位的利益,死亡的地点应当是岗位的合理延续。李新国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内发病死亡,并且未超过48小时,符合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情形,应当视同为工伤(亡)。因此,我局于2014年11月17日决定,认定李新国受到的伤害予以视同为工伤(亡)并分别送到申请人和用人单位。综上所述,我局在认定李新国所受伤害视同工伤(亡)的过程中,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应当依法予以维持我局的工伤认定决定。
被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为:
认定李新国系工亡案件的案件卷宗一份,主要内容为:工伤认定申请表、身份证复印件、仲裁裁决书、蒲山派出所证明、解剖尸体通知书、贾洼村证明等;受理通知书及回执;举证通知书及回执;调查笔录、宿舍示意图、起诉收费票据及营业执照;中止通知书及回执;民事裁定书及生效证明、取证申请书、询问笔录、李祥身份证明、委托书;工伤决定书及回执。
第三人认为,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应予维持。
第三人无证据向法庭提交。
原告所举证据为证人证言,经庭审查证,证人与原告经营者胡汉周存在劳动关系或近姻亲关系,且证人证言无其他证据相印证,故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被告所举证据,系行政机关在履行法定职责过程中制存的档案资料,原告与第三人也没有提供相反证据予以推翻,故该部分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并在评理部分予以分析、认定。
经审查明: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系个体工商户,住所地为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营业者为胡汉周,男,1969年11月8日生,汉族,住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4组34号。死者李新国为其职工,养殖场没有为其缴纳工伤保险费。
养殖场四周建有围墙,为防疫需要,职工李新国在养殖场内食宿。李新国一人居住。工作内容为打扫猪舍内卫生、喂猪等。其宿舍是在两个相邻猪舍的夹道的一段搭建的简易房屋。
2012年9月17日,李新国被发现死亡。死亡地点为李新国所居住的宿舍内的床上。单位经营者胡汉周报警。南阳市公安局浦山派出所分别于2012年9月20日、11月5日出具了证明。证明记载的主要内容为:2012年9月17日上午7时许,该大队民警接110指令,报警人胡汉周在村口养猪,早上起床后发现李新国在养猪场其暂住的房间内死亡。民警在现场看到一老年男子躺在床上已经死亡,后立即向上级汇报,并报请市公安局法医赶到现场。李新国的基本情况为宛城区茶庵乡贾洼村一组居民,系移民,身份证号为411323195603063416。当日,李海强在南阳市公安局蒲山分局解剖尸体通知书副本上签署意见:无异议,不要求解剖。
李新国死亡后,李新国侄子李海强向南阳市卧龙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该委员会于2012年12月3日作出宛龙劳人仲裁字(2012)第46号《仲裁裁决书》。该裁决认定,本案原告与李新国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本案原告对该裁决不服,提起民事诉讼。2013年8月1日,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作出了(2013)宛龙蒲民初字第17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了本案原告的起诉。并于同年8月28日出具文书生效证明。证明该裁定书已生效。
2013年5月8日,李海强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提交的材料有李新国身份证复印件、企业基本情况、李海强、李祥的身份证复印件、宛城区茶庵乡贾洼村证明一份(证明内容为:李新国未婚无子女,李海强与李新国系叔侄关系,李海强对李新国承担生养死葬义务)、卧龙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宛龙劳人仲裁字(2012)第46号《仲裁裁决书》、南阳市公安局浦山派出所分别于2012年9月20日、11月5日出具的证明,南阳市公安局蒲山分局解剖尸体通知书副本。
被告于同日受理了李海强的申请,并出具了书面的豫宛工伤受字(2013)13号受理通知书。当日,被告邮寄通知书,通知本案原告提供材料并就工伤认定事宜提出意见。
2013年7月5日,被告对原告单位的工作人员张伟及经营者胡汉周进行了工伤调查。
因原告就劳动争议提起了民事诉讼,被告中止了工伤认定程序,并作出了豫宛工伤止字(2013)02号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并于2013年7月5日送达给了李海强。
2013年10月25日,李海强向被告提出取证申请,请求被告依法调取蒲山分局的相关资料。被告获取了蒲山分局于2012年9月17日9时20分对胡汉周的询问笔录。
2014年11月11日,李祥委托李海强处理本案工伤认定事宜。2014年11月12日,宛城区茶庵乡贾洼村出具证明一份,证明记载:李新国父母早亡,本人没有成家,现与其大哥李祥,是亲兄弟关系。
当年11月17日,被告作出了(2014)宛工伤认字4-0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于当日邮寄送达给本案原告,于同年11月28日由李海强代李祥签收。原告不服该认定,申请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行政复议。该单位于2015年1月23日作出了豫人社复议(2014)6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的认定结论。原告仍不服,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根据本案查明的案件事实,李新国与原告存在劳动关系,李新国于2012年9月17日上午7时许被发现时已在自己的床上死亡,公安机关接警后出警,根据调查情况没有按照行政或者刑事案件进行立案调查。这些事实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结合本案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李新国的死亡是否构成工伤。对这一问题的评述需要从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是李新国死亡的时间及地点是不是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对这一问题,根据被告工伤调查获取的材料及当事人当庭陈述可以认定,李新国工作的地点是在原告的养殖场内,其居住地点也在养殖场内,即工作地点及住宿地点仅有简单的区分,但基本是在一个封闭的养殖区域内。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因原告不能提出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从有利于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本案不能简单的将李新国死亡的地点即住宿的地点排除在工作地点之外。李新国从事的工作内容为打扫猪舍的卫生、喂猪等,每天上班时间胡汉周没有严格规定,根据被告工伤调查时询问的养殖场工作人员张伟的陈述,可以认定为早上六点左右。李新国的死亡时间为早上7点以前,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举证规则及前述评述,本案亦不能简单的将李新国死亡时间排除在工作时间之外。即李新国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死亡。
其次,李新国是不是突发疾病死亡。原告认为李新国的死亡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突发疾病死亡”,但原告没有举出证据予以证实,第三人认为属于突发疾病死亡,被告经调查认定李新国的死亡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突发疾病死亡”。根据一般生活常识判断,法律程序中对死亡原因的认定,大多根据死亡医学证明或者法定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判断;死亡原因除突发疾病死亡,还有其他原因造成死亡。李新国被发现时已经死亡,没有医疗机构出具死亡医学证明,因此,判断其死亡原因主要依靠法定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由于未进行尸体解剖,故没有法定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即李新国具体的死亡原因、准确的死亡时间无法查明。根据本案查明的案件事实,原告安排李新国在养殖场内食宿,与猪舍相邻居住,这种行为原本就没有尽到保障劳动者生产、生活环境及人身安全的义务。因被告也没有证据证明李新国系自杀,在李新国准确的死亡原因无法查明且排除被人杀害的情况下,根据社会保险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及立法精神,正确理解“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这一规定,应当从有利于保障工伤事故受害者的立场出发,认定李新国的死亡属于突发疾病死亡。
关于原告诉称的被告超过法定期间做出工伤认定的问题,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原告与死者家属就原告与死者之间的劳动争议进行了劳动争议仲裁及民事诉讼,被告依法中止了认定程序,在原告与死者家属就民事争议处理后恢复工伤认定程序依法作出了工伤认定决定。扣除中止认定期间,被告作出本案具体行政行为超过了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60日的期限,且没有说明正当理由,属于行政程序违法,但该违法行为系行政程序瑕疵,同时没有侵犯当事人合法的陈述、申辩权利,该违法行为并不必然导致行政行为无效或者被撤销。
关于原告陈述的本案第三人是否适格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本案中,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是李海强,被告予以受理,认定过程中,第三人李祥委托李海强办理工伤认定事宜,被告最终认定的申请人为李祥。本院认为,李祥是李新国哥哥,李海强系李祥儿子,李海强与李新国之间存在生养死葬的约定,工伤认定过程中,申请人进行了变更,被告没有依法及时告知用人单位,该行为不妥,但属于行政程序中的瑕疵,不足以导致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综上,原告诉请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经本案审查,未发现明显违法之处。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高庄村通溪养殖场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赵嘉川
审判员  何明轩
审判员  马彦彬
二〇一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