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官园地 -> 法官风采

【榜样在身边】汪新法:扎根基层31载 司法为民终不悔

发布时间:2021-04-08 15:37:27



    1.80米的个头,魁梧的身材,面色黝黑,淡淡的眉毛下,一双慈善的眼睛炯炯有神,与“威严”的法官身份相比,更像一位乡村干部,就连生气时都带着谦虚的笑。这就是汪新法,是淅川县人民法院荆紫关法庭的一名法官。从事法官工作31年来,他一直待在这个远离县城150多里山路的基层法庭,特别是双侧股骨头坏死后,依然坚持拄拐办案18年。若不是耳濡目染了他如何办案,笔者很难想像,这样一个需要驾着“双拐”的法官,在这个四面环山的“三省交界”处,创下了接待当事人4000余人,办理案件3000余件的业绩,被河南省高院荣记个人二等功一次,并授予“全省十大感动当事人法官”,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先进个人”。

    法官是个“良心活”

    法官深受老百姓信赖!在农村长大的汪新法说,他发现乡邻们常常爱“面子”,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伤了和气,因为不懂法,甚至大打出手,成为“仇人”。干部做工作成效不大,法庭的同志却能够化解。对法官职业充满向往的汪新法经过努力,在27岁那年考入淅川县人民法院,在荆紫关法庭做一名书记员。

    荆紫关位于豫、鄂、陕三省交界处,因“一脚踏三省”而得名。法庭下辖荆紫关、寺湾、西簧三个乡(镇),辖区人口12.6万,辖区面积572平方公里,山多、水多。早些年为了办案,汪新法大多是骑着自行车或步行,有时一个案件跑下来,天也就黑了,晚上还要整理卷宗,写判决。

    “新法的病是累的!”荆紫关法庭原庭长王葆兴说。因为长时间的山路奔波,自1991年到1995年,汪新法左侧和右侧胯骨开始出现疼痛,不能长时间站立和走路。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和休息,发展成双侧股骨头坏死。领导和同志们多次劝他多休息,早日治疗。面对手头堆积如山的案卷和当事人期盼的目光,他常常以一些药物来缓解疼痛,坚持驾着“双拐”办案。

    一些企业和朋友得知情况后,主动找上门要为他出钱治疗,可都被他回绝了。像这样的例子已不计其数。王葆兴说,在别人看来,他很“迂”,当了一辈子法官,没有一官半职,生活比较拮据,还换来一个因长期劳累工作而致残的身体。可在汪新法看来,如果收了好处,良心的天平就容易“倾斜”,不仅对当事人不公,也对不起佩戴的法徽,玷污了心中那份神圣与自豪。为此,就连乡邻们送来的自家产的农作物,实在推不掉了,他也会想方设法给对方相应的补贴。

    “新法,回院里工作,单位任你选。”2012年3月,新上任的淅川县法院院长到法庭检查工作,得知了汪新法的病情已日益严重后,动员其回到院里工作,在县城也方便治疗,可他说在法庭待着更充实。随后,在院长的亲自协调下,汪新法成功进行了双侧股骨头置换手术。

    公正没有“主客场”

    “因为这事,两个儿子近三十了,因为没钱盖(买)房未成家;妻子气的多次服毒自杀;自己也患上了心脑血管硬化、骨质增生等疾病,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要‘散’了!”陕西省商南县湘河镇红鱼村民何某提起此事,心中充满了懊悔。

    2008年初,何某瞒着家人,经中间人焦某担保,将家中的积蓄以月息2分借贷给了相识多年的好友,在荆紫关镇开着粮油门市的李某。三年后,等发现要不回钱时,他累计借给对方共计近50万元。

    何某也想过打官司,可一想自己是个外地人,人家是本地人,就觉得这事有点“悬”。2012年8月,无奈之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老何来到了荆紫关法庭。

    “只要你的证据确凿,我们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法律没有‘主客场’。”汪新法的一席话打消了老何的顾虑。

    由于此案距离时间长、款项达17笔,涉及三省两地,给法庭调查取证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汪新法驾着“双拐”与同事多方奔波进行调查、取证。期间,李某搬来了各方“救兵”让汪新法不要“管”或放一放。

    老何说:“次年9月27日,当汪法官冒雨将胜诉判决书送到我们家时,我和媳妇抱头痛哭。汪法官在送判决书时,因河堤冲毁,翻越了最陡峭的秦岭蛇山,险些掉下山沟,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是汪法官不循私情,公正办案,为我讨回说法,挽救了我们这个家。有了这个判决,我心里就有底气了!”在当地称为“能人“的老何非常感激。

    法官送来“救命钱”

    2013年8月26日,湖北省郧县白浪镇丹江村村民,现年44岁的吴某在同村人杨某某的带领下到一河之隔的河南省淅川县荆紫关镇龚某家拆除房屋。两天后的上午,吴某在拆除房屋过程中不慎从二楼跌落,致使其腰椎骨折,脱位伴截瘫,构成二级伤残。

    “事发不到一个星期,大儿媳流产,婆婆突发脑溢血死亡。我们这家人惨的很哪!本来经济就紧张……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候,荆紫关法庭及时给我们立了案。”坐着轮椅,下半身已失去知觉的吴某提及此事,几度哽咽。

    这个案件办理起来难度非常大,不仅案发时间长,而且涉及湖北、河南两省,影响大,调查取证难,特别是案发后吴某的同村介绍人(带班人)杨某某因为此事服毒自杀,再加上原告方诉求过高达176万余元,双方对立情绪激烈。

    “新法办‘骨头案’很在行。”荆紫关法庭庭长邓峰介绍。自5月13日立案以来,汪新法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开了2两次庭均闹得不可开交。汪新法在多次调解无效后,顶住压力,果断对这起承揽合同案件做出了一审判决,判令被告房主龚某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赔偿原告吴某各项损失共计289917.38元。

    “这些钱虽然距离我们的诉求相差太多,但我们请教了有关法律人士,咱法院判的公正合法。”吴某充满了感激。

    “这个案件难就难在,原告急需救命钱,被告认为有点冤。盖房本来是好事要花很多钱,偏偏出了这档子事,盖房受影响不说,还要赔偿钱,换了谁也想不通啊!”汪新法说。判决生效后,为了让龚某早日履行判决,汪法官多次做被告工作。后在法庭主持下,龚某一次性支付吴某共计赔偿款22万元。“临行前,汪法官还悄悄将我拉到身边塞给了我200元钱,让我们好好生活!其实他以前每次到家里来,也没有空手过。”吴某非常感激。

    “现在我不取钢板,以扎干针和药物治疗为主,坚持锻炼,为的就是给家人信心,减轻负担。法院为咱主持正义,法官为我们送了救命款,党委政府又为咱进行帮扶,为的就是让咱好好活下去!”吴某泪流满面。

    一人一笔一卷宗,一山一水一拐杖。奔波在苍茫的秦岭山脉,为民司法、维护正义,鞠躬尽瘁、默默耕耘,这就是汪新法的真实写照。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新华东路1468号(新华路与独山大道交叉口)  
邮编:473000  
您是第 28736634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ny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