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官园地 -> 法苑文化

牵 挂

  发布时间:2017-08-04 15:40:09


    像荷叶上一粒珠,滑来,滑去,摇曳,随风,可是永远掉不到池中。像珠上那抹色彩,有阳光,折射出若干年前一张稚嫩的脸。一个童年。像……

    醒来后我忘记了做过什么梦。心心念念的东西像发,柔软。千年前一位妃的簪在云堆间飞舞,绾出一个髻。由此影响了一个朝。两千年前,或许我是一个隐士?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或者他是一雾闲云?或者他是一翩野鹤?而我终究是不能不有所牵挂。“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可还是结伴而行吧。

    一日不见。我试图在我的心田耕耘一个梦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竟然,若干年后,我如此向往这样一种生活。更果然,陶氏的智慧是不能轻易得之,必在经历过些许之后才能有所体悟。出世,入世。入世,出世。如此循环。然而我还是太失败了。浅薄。让我吃尽苦头。在时间这一威严无比的法官之下,我的额头不再光洁,我的心头亦填满皱纹。在南山之下撷菊而笑,在沧浪之水濯缨濯足,我总有一种想飞的愿望。轻盈如蝶,空灵超脱。飞出去。不,不要像蝶吧,蝶太纤弱。像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这简直太浪漫。时间无涯。智者之慧令人惊奇。

    一尾狗尾巴花,一团毛茸茸的乱。一片,升腾。氤氲出8岁那年那只小狗。在纸箱子里面铺垫的棉絮,跟狗狗是一个颜色的米白。温暖,安全。谁在8岁养过小狗,谁就知道那是怎样一个玩伴。我抱它,拥有纯粹的快乐。几年之后狗不见了。我没有再养过狗。我很想它。

    在一泓明月里斑驳桂影,抱膝漫思。伐木也好,悔恨也罢,都不如一只兔来得无忧无虑,无牵无挂。我眼前尽是高楼林立,我眼前尽是芸芸众生,我眼前尽是世事人情。“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通透豁达还是悲观厌世?我自己迷惑了。我有点累。身心疲惫。

    站在岸边听坝上开闸放水的声音,轰隆,轰隆,轰隆……这都能让我驻足良久。“卷起千堆雪。”我的眼睛微咪,我的心房亦微阖。稍微打开一些,便看到孩提时酷暑之后那场大雨,老屋屋瓦上塔状肥厚的瓦松,长久目送我走路去上学的母亲的脸……有一年中原地区连下一个多月的雨,那时12岁吧,家门口那条细细的小沟里都有鱼了。“千年草籽,万年鱼籽”。我兴奋地发现了透明的手指长的小鱼,捉了好多来养到瓶子和盆子里。它们最后当然都死掉了。轰隆,轰隆,轰隆……多少年前教室里老师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像是冠上了扩音喇叭。轰隆,轰隆,轰隆……震耳欲聋。有多少事情是我后来才知道的?知道的太晚,便产生诺多遗憾。

    两难。人到中年,有多少烦恼是因为分身乏术?“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年少轻狂的岁月,总有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后来处处碰壁,才发现莫不如也只能够从改变自己开始。人的能力太有限,人的牵绊又太多。如之奈何。还是拿出一个积极的态度吧。“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便用来整理心绪何妨?怡然自得。“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可见凡物相对。

    苍天之下,我来面对这扰扰俗世。因为无人可以逃避。“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这是自我安慰吧。其实是无法舍弃。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新华东路1468号(新华路与独山大道交叉口)  
邮编:473000  
您是第 10212568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ny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